pap铝塑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ap铝塑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亚樵刺杀宋子文疑云为何刺宋又为何最终失手

发布时间:2021-01-07 10:15:33 阅读: 来源:pap铝塑片厂家

王亚樵刺杀宋子文疑云:为何刺宋又为何最终失手?

1931年7月23日,上海火车站发生了一起激烈的枪战,杀手是著名的暗杀大王王亚樵,刺杀对象是当时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宋子文。在枪林弹雨中,宋子文奇迹般地毫发无损,而他的秘书唐腴胪却死于非命。王亚樵与宋子文有何过节?为什么一定要致宋于死命呢?

王亚樵,字九光,1887年生于安徽合肥。其父王荫堂一身兼二职,经营一家棺材铺,专挣死人的钱。同时也开着一爿药铺,干着悬壶济世、救人性命的营生。王亚樵受家庭的影响,从小对杀恶人和救穷人有一种偏好,青年时代便养成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靠着五十把利斧起家,在刀光血影中名声越来越大,成为上世纪30年代著名的斧头帮老大和暗杀大王,是一位令蒋介石和戴笠心惊胆战的危险人物。

暗杀宋子文的原因还要从蒋介石的南京国民政府与汪精卫的广州国民政府的矛盾说起。

1931年2月,蒋介石软禁了西南派领袖胡汉民。5月27日,反蒋派在广州召开了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和监察委员会非常会议,议决在广州成立国民政府,推举汪精卫、唐绍仪、陈济棠、李宗仁、孙科等十七人为国民政府委员,汪精卫、邓泽如、邹鲁、孙科、李文范等五人为常务委员,轮流担任国务会议主席。同时成立广东军事委员会,将粤桂两省军队分组为国民革命军第一、第四两集团军,陈兵湘境,叫嚷要发兵讨伐蒋介石。与此同时,胡汉民的亲家林焕庭带着二十万大洋到上海,找到上海滩斧头党的龙头老大王亚樵,将现金支票往王亚樵面前一拍,请其杀一个“仇家”。

王亚樵问:“不知先生的仇人是谁?”林焕庭用手指蘸着茶水写了一个“蒋”字,王亚樵微微一笑:“原来是‘草头王’,我正看他不顺眼呢。”

常言道:拿人钱财,给人消灾。王亚樵当即成立了行动小组。把暗杀“草头王”的任务交给华克之与郑抱真。

6月4日,“斧头党”在南京的联络处得到蒋介石赴庐山的情报。机不可失,华克之带着助手成诚等人乔装成游客,直奔庐山,他们秘密侦察了蒋介石的行踪和警卫情况。

王亚樵绞尽脑汁,想了一个密运武器之策。他买来十多只金华火腿,用刀划开,将中间挖空,把数只手枪拆散,用油纸将零件及子弹包好,分别放进火腿之中,再用针线将火腿缝好,涂上一层盐。然后,令其妹妹王亚瑛和其表弟媳刘小莲化装成阔太太的模样,两个枪手装扮成随从,从容地通过上海码头严密的检查,登上开往汉口的轮船。当她们到达九江后,雇了两顶轿子,又大摇大摆地通过了沿途严密的盘查,到达牯岭,将火腿送到华克之等下榻的“庐山新旅社”。

6月14日上午,天朗气清,蒋介石坐滑竿出了美庐别墅,外出散心。他的卫队和外勤警卫人员都像猎犬一样,瞪大眼睛,四下搜寻。当他们行进到一片葱翠的竹林时,王亚樵的一名刺客正在附近,见这是一个极好的下手机会,来不及与同伴联络,便摘下草帽,取出藏在其中的左轮手枪。正在这时,蒋介石的卫队长蒋孝先眼明手快,大喊一声:“危险!”一把将蒋介石从滑竿上拉下。“啪——”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子弹贴着蒋介石的光头飞过。顿时,枪声大作,蒋介石的卫队纷纷开枪还击,将刺客打成了“马蜂窝”。枪声一响,华克之等知道事情败露,带着人立即撤离庐山。

庐山刺蒋行动失败后,王亚樵、华克之等准备再寻机会下手,但由于已经打草惊蛇,蒋介石出入更加戒备森严,无从下手。广东方面认为,倒蒋必先去宋!蒋介石要讨伐西南反蒋派,靠的是宋子文的财政支持,杀宋对蒋介石来说是乱其经济组织,等于釜底抽薪。如果得手,蒋介石必败无疑,可以不战而胜。于是,广东方面再次派人与王亚樵联络,将暗杀的目标定在宋子文身上。

王亚樵暗中布置人手,调查宋子文的行踪并秘密买通了在财政部上班的一名职员,了解到每逢星期六,宋子文可能回上海的信息。

7月22日下午,王亚樵突然接到郑抱真从南京发来的加急电报:“康叔于今晚由南京乘夜车来沪,明晨准到,望迎勿误。”康叔不是别人,正是王亚樵给宋子文起的代号。

王亚樵兴奋不已,立即进行部署:行动组成员分成三路,组成三道狙击线,谅宋子文插翅难逃。王亚樵发给行动小组成员每人一把手枪、十粒子弹和一枚烟幕弹,王本人租下北站附近天目路一家旅馆三楼临街的一间客房为联络点,亲自观察和坐镇指挥。

7月23日晨,就在列车到达上海前的15分钟,站内突然来了一队警察,将月台上的闲杂人等统统清除干净。原来日本驻华大使重光葵也坐这趟车来上海,上海警察局接到通知,于是布置警戒。华克之、孙凤鸣等人无法在月台上动手,急忙向候车室埋伏的第二小组发出动手信号。

7时整,从南京方向开来的蓝钢快车隆隆驶进北站。当熙熙攘攘的大批旅客陆续涌出车站后,在列车尾部专门为宋子文准备的豪华车厢门打开了,两名卫士先跳下车来。随后出现在车门前的是宋子文的机要秘书唐腴胪,他身穿白色亚麻西装,头戴白色硬壳太阳帽,左腋下夹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紧随他身后的是同样穿着白色西装,头戴白色硬壳太阳帽的宋子文,最后下来的又是四名背着盒子枪的卫士。

当宋子文一行穿过长长的月台,经过车站东大楼,向出站口走去时,预伏在大楼楼柱后面第二狙击组的刘刚等人突然跃出,四五把枪同时从两侧向他们开火。走在前面的唐腴胪猝不及防,当即中枪。只听见他“啊”的一声惨叫,便倒了下来,其左肋、右腹、右臂等多处受伤,白色的西装满是鲜血。唐腴胪是上海人,家庭富裕,他的父亲唐乃安原籍浙江金华,是个买办商人。唐腴胪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毕业后曾担任冯玉祥的秘书、上海英文大陆报主笔、淞沪警备司令钱大钧的秘书,1930年担任财政部长宋子文的机要秘书,深得宋子文的信任。1931年5月,唐腴胪与原南京政府行政院院长谭延闽的女儿举行婚礼,爱巢安在上海。

枪响之后,宋子文第一个动作是把在灰暗的车站里十分显眼的白色硬壳太阳帽甩掉,然后拼命跑进人群,躲到一根柱子后面瑟瑟发抖。宋子文的卫兵也清醒过来,纷纷拔枪还击,子弹横飞,火星飞溅,整个车站大厅都弥漫着刺鼻的硝烟味。华克之的第一小组也赶来参战,枪声四起。混乱的旅客喊叫着、拥挤着,拼命向站外逃命,秩序大乱。枪战持续了大约有数分钟,警笛声由远而近,大队警察赶来增援。宋子文在卫士和警察的保护下,快步登上候车大厅的三楼,脱离险境。华克之等不敢恋战,扔出烟幕弹,在白烟的掩护下,全体行动队员迅速撤离现场。

唐腴胪当即被送进医院,动了手术。由于伤势太重,是日中午11时30分谢世,终年32岁。宋子文为其治丧,而宋母倪桂珍恰在这时病逝,《申报》头版头条并列着两条以宋子文名义刊登的讣告。在唐腴胪治丧人员名单中,有王赓和徐志摩两人的名字。

王亚樵误以为打死了宋子文,正在弹冠相庆之际,忽见报端刊出唐腴胪殒命的消息,才知道误中副车,遂懊悔不已。王亚樵自嘲说:“我们已经尽了力。古人云:千金之子,不死于盗贼。宋子文福大命大,没有办法。”

1935年11月1日,国民党召开四届六中全会,王亚樵再次谋划了刺杀蒋介石的行动。由华克之、孙凤鸣等登记了一个晨光通讯社,孙凤鸣假扮记者混入会场,趁全体代表照相之时,乘机下手刺杀蒋介石。由于蒋介石见会场混乱,临时决定不去照相,而汪精卫代替蒋介石挨了两枪,还是误中副车。盛怒之下的蒋介石令戴笠限期破案,戴笠手下通过王的小老婆,终于查到王亚樵在广西梧州的线索。1936年12月20日,军统特务将王亚樵刺杀,这才了却蒋介石、宋子文的一桩心头大恨。

贵州儿科医院

北京中医医院

南昌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