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铝塑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ap铝塑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台湾六成小学生每周补习时间五天以上《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1 21:16:55 阅读: 来源:pap铝塑片厂家

闽南网11月13日讯 孩子放学了,家长还没下班,原本为了在这一“空窗期”更好照顾孩子应运而生的“安亲班”,在台湾却变相成“补习班”。昨天,台湾儿童福利联盟(以下简称“儿盟”)公布调查结果,全台小学生中近八成放学后要参加补习,近六成每周补习时间在5天以上,其中10%的孩子要到晚上8点后才能回家,一回到家还得做学校布置的作业,等到上床已经是深夜11点。

“安亲班”变“补习班”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每周一到周五的下午,敬耘都要到“安亲班”报到,风雨无阻,一晃五年。敬耘的父母是双职工,下班要到晚上6点多。而小学下午4点就放学了,为了不让敬耘在外面晃悠发生危险,就把她送到了“安亲班”。

这种类似大陆“托管班”的机构,学名叫“课后托育中心”,原本是为了让孩子放学后可以被接送到安全的地方,有专人照顾,但近年来,却变味了。根据儿盟对全台三、四年级小学生的调查,近五成表示“安亲班”还会组织考试,甚至有26.6%会做排名比较。“安亲班俨然成了学生的第二战场。”儿盟研究发展处邱靖惠组长说。

敬耘就是一个例子。每天下午4点多,“安亲班”的老师就会来接她,然后吃一顿简单的茶点,她就开始写作业。“安亲班会布置作业,最辛苦的时候,我一天做了15张考卷。”晚上8点半,敬耘才能回家,马上开始做学校布置的功课,最快11点上床,第二天7点就要上课。“我也不想上安亲班,作业太多了。”敬耘抱怨,但是没办法,父母都忙,除了“安亲班”,她无处可去。

而“安亲班”也抓住了这一点,以“辅导”名义“充实”托管时间。尽管父母晚上6点多就回家了,但是超过三成的孩子要到7点多才回家,有些甚至要到8点以后。

黑补习班也做托管生意

即便是这样的“安亲班”,家长们还嫌辅导太少,于是不少“补习班”开始接手这块领域。“这是我们最担心的。”一直从事儿童福利保障的台民意代表王育敏告诉记者,“补习班”主要做的是技艺(画画、音乐、体育等)和文理(课业辅导)教学,与之相比,“安亲班”的要求要高很多:只能收6~12岁的学生,只能使用四楼以下场所,人均活动面积(含室外)不小于3.5平方米。而“补习班”则无此规定。在最重要的师资问题上,“安亲班”要求要有幼儿园教保员资质或者教师经验,而且师生比例要达到1:25,而“补习班”则只要求1:100。

但是家长们看重的只是广告上的“辅导”字眼,对硬件则没有认真考察。据儿盟统计,从2006年到2012年,补习班增长了60%,而“安亲班”则减少了24%。“补习班门槛低,但增长如此迅速,让我们担心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严重后果。”王育敏说。

更糟糕的是,据统计,26.8%的小学生去的,竟然是没有在相关部门备案过的“补习班”和“安亲班”,也就是说,超过1/4的孩子的安全,寄托在“黑户”上。今年3月,一辆接送孩子的车辆,因为后门没锁好,导致孩子从车上摔出,虽然没有大碍,却引发全台关注。记者还从儿盟获悉,他们调查发现,43.1%的小学生曾经在补习班被体罚,将近两成经常被体罚。

幼儿园都开始课外补习

让人担心的是,台湾家长对孩子补习的狂热。儿盟统计发现,目前台湾三、四年级小学生中,将近八成在课后要参加安亲、补习、才艺等各种辅导班,比三年前增加了6个百分点,其中近六成每周补习时间在5天以上。甚至连幼儿园的孩子,也开始了补习。

台北市民卢怡君告诉记者,她的外甥女从2岁半就开始上“数学”和“英语”补习班,到了三周岁上幼儿园后更是“疯狂”。“她7点多才能吃晚饭,饭后还有一大堆作业。周末则弹钢琴。”小卢说,她的孩子今年刚上幼儿园,也已经面临类似的尴尬选择。她觉得要多给孩子玩的时间,但孩子的同学都在上各种各样的才艺班,让她压力很大。

因为疯狂补课,17.8%的孩子无法跟家人一起吃晚饭,吃得差不说,损失的是家庭间的亲情。因此,近年来,台北开始流行“邻居互助”的照看模式,即几个邻居利用弹性工作时间,轮流接送孩子;或者凑钱找个保姆,等到下班了,一起接回来,以此来避免进“安亲班”,从而加大孩子的课业负担。但是此举能否奏效还有待观察。(N海峡都市报闽南版驻台记者 张伟)

责任编辑:hdwmn_ctt

QQ易迅娱乐app

部落冲突qq版

一起来飞车

欢乐切水果大作战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