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铝塑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ap铝塑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省水质安全调查监管不硬难治水质污染

发布时间:2020-06-30 18:16:00 阅读: 来源:pap铝塑片厂家

核心提示

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中国面临水少,中国是世界13个贫水国之一;一个可以改变的事实———中国面临水污染,50%以上的饮用水不安全。

在此背景下,我们省水质情况如何?从4月4日至4月25日,省环保局、省建设厅与本报合作,共同发起“全省水质安全调

查行动”,历时21天,走访全省的六江两溪,闽江、敖江、汀江、九龙江、晋江、龙江、木兰溪和交溪。我们的报道全景展现我省水污染的个案和随后的政府行动,社会反响热烈,随后更多的水污染案例接连进入我们的视野。

那么,到底我省水污染现状如何?水污染是否威胁到我们的生产生活?在地方政府追求经济发展、人民富裕的合理愿望下,水环境的治理面临着怎样的困境?我省水污染治理有何举措?我们对此多方采访了有关政府部门和专家。

【盘点】我省水质部分地域污染特征明显

记者从省环保局了解到,2006年我省有关环保问题的投诉共35805件,其中涉及水环境问题的有3980件,平均每天有11起,其中有关工业废水污染水环境的2735件,生活污水污染1245件。

经过21天的探访,记者在六江两溪的流域内,都可以看到水体被污染的现象,而且呈地域性、结构性的污染。

养殖业困扰闽江、九龙江、龙江

龙岩、南平的养殖场数量众多,污水进沟入河,粪尿排泄物及废水中含有大量的有机物、氮、磷、悬浮物及致病菌,量大而集中,对闽江、九龙江的污染比较严重;导致闽江、九龙江江水中的COD、BOD含量大大升高,有的水体发黑、变臭,水体成分中毒,特别是猪粪中的氮、磷、铜等化学元素,严重影响了居民的安全供水。

而福清的龙江,承载着沿岸几十万头生猪的粪尿,其水体黑臭也已名声在外。

在此次的调查行动中,记者发现,养殖业仍是我省水体污染的主要来源。养殖业的快速发展给污染治理和环境监管带来巨大压力。一位熟悉内情的环保人士称,目前我省畜禽养殖业,70%以上的排污不能达标,而且,即使达标排放,也并不意味着没有污染。

石板材产业让晋江、敖江难过

泉州南安、安溪的石板材生意兴隆,大大小小的石材厂数以千计,石板材厂排放的废水含有大量的悬浮物、残渣及石油类的污染物,其中无机氮、磷酸盐的含量较高,对这两个辖区内的水体污染就相当明显。

而敖江的情况也是如此。

制革产业污染晋江内河

漳州龙海的制革废水中的重金属污染物直排,工厂附近的小河水很浑浊,遇到大雨洪水,这些浑水就汇入九龙江,而不少造纸厂家也发现有废水偷排的现象。

晋江陈埭的鞋业闻名全国,但镇上的内河受到污染。

环保专家说,制革厂排出的废水有3种,分别是脱脂废水、脱毛浸灰废水和铬鞣废水,其中铬鞣废水是其中唯一的重金属废水,其污染也最为严重。铬不但直接污染水体,沉淀下来之后,含铬污泥对环境会造成二次污染。

汀江、木兰溪、交溪

垃圾多

莆田的木兰溪在“六江两溪”中,水质较好,但往仙游坝下桥上一站,溪边的垃圾堆多得你犯晕,粗略数一数,足有近30堆。汀江边上,建筑垃圾绵延千米,交溪和木兰溪边的垃圾,则以生活垃圾为主。

【分析】监管为何硬不起来

大部分企业在生产时,都会产生废水,而这些废水在排出前,必须经过处理,而监督废水是否经过处理,是各地环保部门的职责。然而在此次调查中,记者发现,地方环保部门在日常工作中,常常存在监管不力的现象。监管为何硬不起来?除了现行法规可操作性不强、政府投入有限外,还有一些原因更值得关注。

个别监管者与被监管者关系密切

“现在有些地方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和企业主走得太近了。”调查中,有关人士很气愤,明明企业在环保方面敷衍了事甚至根本不投入,环保部门的相关人员不但不提及,有时还主动帮忙打圆场,替污染企业开脱。

按理说,环保部门与企业是监管与被监管的关系,但个别“猫鼠一家”现象影响了环保部门的形象,久之,则降低了监管者的公信力和权威性。

地方保护主义屏障难除

调查中,记者发现,在一些地方,环保执法人员竟然对污染企业,也就是非法企业无可奈何,让人看到了执法部门的尴尬。

为什么应该得到支持的部门存在这种困境?一位业内人士说,这是因为地方政府的某些人在追求政绩方面,与污染企业有了共同的利益。污染企业哪里隆鼻手术好可能是政府有关部门千辛万苦从外地招商引资来的,是座上客,在这种情况下,维护污染企业的利益,有利于树立当地“良好的对外形象”,有利牛皮癣怎么治于“扩大招商引资”。因此环保局往往因认真执法不受欢迎。无奈之下,一些基层环保局只能无为而治。

【破解】环保纳入政绩考核

在调查中,地方环保部门特别是一线的执法人员,针对执法环境的现状,亮出一种观点,认为地方环保局不要由地方来管,建议直接由环保总局管,包括主要领导任命、业绩考核等。

另外,有人建议将环保指标纳入政绩考核,把污染排放程度、环境质量变化等环境保护指标,列入各级地方政府领导干部政绩考核体系,改变片面追求经济增长、不注重对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的做法。

对此,省环保局副局长陈宁表示,将环保指标纳入政绩考核是一种趋势,国家环保总局已在一些地方进行试点。

重视绿色GDP

“一旦‘绿色GDP’核算体系真正推行,GDP指标将重新改写。”环保问题专家说,其实观念的改变是眼下最需要解决的,这种观念包括群众对绿色GDP的理解和支持,也包括干部思想观念的转变。这种观念的转变意味着全新的发展观与政绩观,因为实行绿色GDP核算指标后,资源损耗部分和环境污染等将从GDP总量中扣除,扣除后一些地区的经济增长数据会出现下降。这必然带来干部考核体系的重大变革,因此会有许多阻力。

□记者手记污染容易恢复难

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为了发展经济,各国都在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路子,我们也可以这么做。发展经济无可厚非,但能不能吸取“先污染,后治理”的教训,探索一条发展经济与环境保护齐步走的路子,以减少随后付出的代价?

请看福清治理龙江污染,两年共投入2.6亿元,计划用3年时间使龙江水质实现功能区达标。但要恢复水体原来的面貌,要投入更多资金,做更多工作,比如引来水流加大其流量,对受污染的河床进行冲污,加速其自净过程。当地环保人士坦言,这一过程相当漫长。

污染太容易了,纵容企业不上设施,放任工厂偷排废水,但要恢复起来就很难了。一个小企业污染一条河,一年拿到10万元利润,但它毁坏了环境、毁坏了依存于这个环境的所有人的健康,可能价值几亿元。

Ajax 跨域丨慕课网教程

MyBatis 简单使用丨慕课网教程

07 Go 的变量声明丨慕课网教程